『白牡丹』吳君麗(อู๋ ควั่น-ไลค์ (오군려))


อับราฮัม(啞巴喊)弟弟,許多觀眾寫信來詢問, 我們是否已經身亡?為甚麼久未露面?! บอสโก(扑西哥)兄長,操他們娘的…! 今天我們昆仲再次出現, 領導觀眾重返佛曆二五零七年(中華民國五十三年;大英1964年)的石叻(Singapore),去一親香港美女的香澤。 อับราฮัม(啞巴喊)弟弟,那位(中山方言)「眼貶貶,你個斬頭鬼」, 艷旦(sexy actress)吳雲小姐(Ms. Ng Wan)在佛曆二五零六年(中華民國五十二年;大英1963年)7月27號(星期六)急忙遞交申請表格(application form), 聲明不願意做中國人(Chinese),要歸化為英國人(British)。 隨後,她在佛曆二五零七年(中華民國五十三年;大英1964年)4月20號(星期四)下午兩點半(2:30 p.m.)進入啟德機場(Kai Tak Airpork)四號閘(Gate 4), 乘搭馬來亞航空(Malayan Airways)慧星客機(Comet airliner), 第一次到我們南洋(Nanyang)隨片登臺,第一站到石叻(Singapore)。 大麗姐,現在乃晚上七點鐘(7:00 p.m.), 妳此這趟南遊,必定帶來許多『藝術(arts)』來展示給我們欣賞! 透露一點端倪給我 อับราฮัม(啞巴喊)聽聽吧? 我今日(20th April, 1964, Thursday)初到貴境,好多謝您(อับราฮัม (啞巴喊))來訪問我。 不過您(อับราฮัม (啞巴喊))講到『藝術(arts)』那方面,…… 我學識就很膚淺,本來就不敢講『藝術(arts)』這兩個字。 大麗姐,聽聞妳於廣東粵劇舞臺(Cantonese opera stage),乃一位新進的刀馬旦(martial arts actress), 功架當然非常高超,妳跟隨那一位師傅學習的? 對於舞刀弄棒這些功夫(martial arts),我一向跟隨一位祁彩芬(Mr. Chi Tsai-fen, Peking opera cross-dress martial arts actor)師傅練習的。 大麗姐,妳每早清晨就已經起床練功吧? 我一向都是這樣練功的。 大麗姐,妳從何時開始,跟那些師傅學習廣東粵劇(Cantonese opera)的? 我開始學習廣東粵劇(Cantonese opera)乃佛曆二四九七年(中華民國四十三年)至佛曆二四九八年(中華民國四十四年)之間, 跟隨 陳非儂(Mr. Chan Fei-nung, Cantonese opera cross-dress actor)師傅。 大麗姐,聽聞妳剛學習廣東粵劇(Cantonese opera),就已經馬上登臺獻技,是真的嗎? 我初初跟隨 陳非儂(Mr. Chan Fei-nung, Cantonese opera cross-dress actor)師傅登臺,純屬客串性質的。 大麗姐,那時,妳跟隨那些廣東粵劇老倌(Cantonese opera actors)登臺獻技? 跟隨 麥炳榮先生(Mr. Mak Bing-wing)與 鳳凰女小姐(Ms. Fung Wong Lui)。 陳寶珠的父親(陳非儂)反串當花旦(cross-dress as “woman”)就非常出色,妳真的僅跟過他一個人來學習? 傳統粵劇排場,由 陳非儂(Mr. Chan Fei-nung, Cantonese opera cross-dress actor)師傅教授; 北派武功,從 祁彩芬(Mr. Chi Tsai-fen, Peking opera cross-dress martial arts actor)師傅學得; 唱曲由 林兆鎏先生(Mr. Lam Siu-lau)指導。 大麗姐,妳較為喜歡演出廣東粵劇(Cantonese opera),還是拍攝電影? 初初開始,我僅演出廣東粵劇(Cantonese opera),我自己領導一個『麗聲劇團(Lai Sing Cantonese Opera Troupe)』。 近期(1964年),因為劇本(script)難找,皆以拍攝電影為主。 大麗姐,妳何時開始參予拍攝電影? 我在佛曆二四九八年(中華民國四十四年)參加大成影片公司(Tai Seng Film Company)當基本演員(regular film actoress),迄今已經九年。 大麗姐,妳的銀幕處女作是甚麼?與那一位小生(principal actor)合演的? 第一齣電影與新馬師曾先生合演,名曰《臥薪嘗膽》。 嘩!大鑼大鼓,督督燦,袍甲戲,正合妳的專長! 那麼妳認為演出時裝戲比較輕鬆點嗎? 時裝戲本來好像是輕鬆點,然而它必須演譯自然! 我慣常演出古裝戲,由於已習慣在舞臺演譯,比較容易處理。 我的時裝戲則仍在學習階段。 大麗姐,妳乃擅長於演出苦情戲(tragedy)吧! 我較為喜歡一些另類的文藝悲劇(alternative literary tragedy), 因為我自己演起那劇本(script)時,就像生活劇本,所以感情方面,各樣皆容易控制。 大麗姐,聽聞妳此趟,擁帶三齣在香港乃未公映的電影,供南洋優先獻映。 一齣乃時裝片《工廠玫瑰(Lover’s grief)》;一齣乃民初裝的《情至義盡(I did my best)》;一齣武俠片《龍虎風雲劍》, 我在此三齣片裡都有不同的個性。 那齣時裝片《工廠玫瑰(Lover’s grief)》的電影本事(film plot)是甚麼? 《工廠玫瑰(Lover’s grief)》講述一位孤女劉綺蘭被環境壓迫, 後來得到家庭的諒解,而大團圓結局。 那齣民初裝的《情至義盡(I did my best)》的電影本事(film plot)又是甚麼? 《情至義盡(I did my best)》講述一個封建家庭,因為嫌棄我飾演的韋淑薇出身寒微, 指責她剋夫,他們認為自己有錢,有財有勢,不應當娶一位孤女, 因為家庭、環境的壓迫,男主角張劍雄(胡楓飾演)要與她私奔, 後來男家長者容許結婚, 誰知剛入門就真的剋死家翁;丈夫亦失蹤! 被責成剋夫,在家裡受盡折磨! 後來,原來丈夫未死,歸家,家人才明白乃迷信! 那齣武俠片《龍虎風雲劍(The conquering sword)》是否苦情戲(tragedy film寒),與那位演員合演? 《龍虎風雲劍(The conquering sword)》的打鬥是輕鬆的,與 林家聲先生(Mr. Lam Ka-sing)合演。 大麗姐,妳隨片登臺時,表演那些節目? 會否像秦小梨、芳艷芬等肉彈,穿著游水衫大跳脫衣舞? 我此趟會唱歌,或者的自彈古箏、楊琴獨奏。 อับราฮัม(啞巴喊)弟弟,想創你的心了。 大麗姐會上臺,自彈古箏獻唱《農村樂》、… …、《雙仙拜月亭》、《香羅塚》、《白兔會》、… …、《望夫山》之《腸斷望夫魂》、《梁紅玉》、《為郎頭斷也心甜》、… …、《貂嬋拜月》、《鶯鶯撲蝶》、《怨婦吟》與《拾玉鐲》等粵語小曲, 林兆鎏的妻子(Mrs. Lam Siu-lau)當大麗姐的私人秘書; 林兆鎏(Mr. Lam Siu-lau)就為大麗姐領導『星鴻音樂隊』伴奏。 舞蹈方面,羽扇舞、長紅綢舞、…都是這些吧,好像千篇一律的! อับราฮัม(啞巴喊)弟弟,大麗姐還跳《劍舞》及一隻時裝舞,名曰《電筒舞》,此等舞蹈表演應該非常辛苦! 非常辛苦的! 大麗姐,妳會在南洋隨片登臺至何時才返回香港(Hong Kong)? 大概兩個多月吧! อับราฮัม(啞巴喊)弟弟,大麗姐此趟在南洋非常受歡迎, 從佛曆二五零七年(中華民國五十三年;大英1964年)4月22日(星期三)開始,在石叻(Singapore)牛車水(Kreta Ayer)大華戲院(Majestic Theatre at )、柔佛新山(Johor Bahru)寶石戲院(Lux Theatre in Jalan Dato’ Toh Ah Boon (二巷), Tampoi (淡杯))登臺; 然後在5月14日(星期四)到吉隆坡(Kuala Lumpur)光藝戲院(Pavilion Cinema in Jalan Bukit Bintang (惹蘭武吉免登)); 6月11日(星期四)轉戰壩羅(Ipoh)寶石戲院(Lux Theatre in Anderson Road (安德申律)); 七月初旬再轉到疵能(Penang)奧迪安戲院(Odeon Cinema in Penang Road (檳榔律), George Town (喬治市)); 接著又到太平(Taiping)、芙蓉(Seremban)、金寶(Kampar)、安順(Teluk Intan)、大山腳(Bukit Mertajam)、美羅(Bidor)、馬六甲(Malacca)等小鎮盡撈油水, 直至8月16日(星期日)才結束隨片登臺。 等待香港胡楓、雷煥璇飛抵石叻(Singapore),大家拍攝一齣彩色粵語片《恩義難忘(Your infinitive kindness)》;一齣黑白粵語片《麗娘尋夫(Looking for her husband)》, 最後在8月25日(星期二)乘搭國泰航空(Cathay Pacific Airways)從石叻(Singapore)飛返香港(Hong Kong), 足足在南洋超過四個月演出。大麗姐,那妳返回香港(Hong Kong)又會有何搞作呢? 我返回香港後,我自己是一位演員,那當然演出廣東粵劇(Cantonese opera),拍攝電影吧! 大麗姐,妳在香港(Hong Kong)空餘時有那些消遣活動? 有沒有找像我บอสโก(扑西哥)般的帥哥(handsome guy)來與妳造愛的? 我非常簡單,最好享受就是到郊外遊玩。 大麗姐,我 อับราฮัม(啞巴喊)亦喜歡打野戰的。 能否在空閒時到香港(Hong Kong)與妳打一場友誼波,好嗎? 平日都有經常練習的。 大麗姐,不如與我們昆仲一同玩三人遊戲吧? 嗯!我非常大山芭的! 大麗姐,妳喜歡看甚麼電影? 我每種電影都看的,我看國語片、粵語片、西片,全部皆欣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